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綜]我真的是個好人 > 第58章 #56

《[綜]我真的是個好人》 第58章 #56

    由于松原真的死亡時間與他和萬冢凜兩人交談的時間較遠,而且還有赤司征十郎可以為兩人證明沒有離開大廳,所以警察也只是進行了簡單的詢問。

    但是因為松原真算的上是看著她長大的長輩,所以對于他的死亡萬冢凜還是比較在意的。

    “那就去看看吧。”

    在了解到萬冢凜的想法后,太宰治無所謂的說,“反正還有一段時間才可以離開。”

    其實正常情況下如果沒有抓到兇手或者發現什么線索,警局那邊是不會輕易讓在案發現場的人員離開的。

    但是這次在場的人員非富即貴,上面施加的壓力也讓目暮警官急得滿頭是汗。

    再一次擦干頭上的汗,他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了一旁蹲在案發現場尋找線索的毛利小五郎身上。

    “毛利老弟啊,你有什么想法了嗎?”

    “這次案子的確有些棘手啊……”毛利小五郎摸著下巴思索,回想著會場內的人員與松原真的人際關系,“在場的各位都是與死者交好的友人,也沒有什么作案動機。”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而且死者身邊也沒有發現兇器,看來兇手是有備而來的。”

    的確,這次兇手沒有留下任何的馬腳。現場十分的‘干凈’,就連死者的掙扎痕跡都沒有。

    憑借身形嬌小而躲在角落里的江戶川柯南也同樣陷入了思考。

    那么是熟人作案?

    “報告目暮警官!”去法醫那里取死亡報告的警察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他手里拿著松原真的死亡報告,“法醫在死者的體內發現了藥物反應,但由于是從來沒見過的藥物所以并不清楚具體效用!”

    “什么!?”

    “而且……死者死時意識是清醒的,但是無法出聲也無法行動。法醫猜測這是由于未知藥物導致的。”

    “讓我看看!”江戶川柯南在聽見‘未知藥物’幾個字就覺得腦中一嗡,他立馬沖出了自己躲藏的地方,奪過了警察手中的死亡報告書。

    然而他只看了幾行就被毛利小五郎搶過了報告書,并且被狠狠地打了頭。“臭小子!我不告訴你讓你和小蘭他們在一起嗎?!”

    “叔……!”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毛利小五郎拎著后衣領提了起來,中年男人把報告書交給目暮警官后帶著男孩就去尋找自家女兒。

    剛剛走出門沒多遠就和前來尋找江戶川柯南的毛利蘭撞個正著,“小蘭,看好這小鬼,別讓他再去案發現場搗亂了!”

    “但是……!”

    江戶川柯南還想掙扎一下,但是在看見朝著他們這個方向走過來的黑發青年瞬間僵硬在了原地。

    雖然他從來沒有接到過有關描述青年樣貌的信息,甚至也沒有在任何人口中聽說過有這么一個男人存在。

    但是青年身上傳出來的氣息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他僵硬著身體看著他,青年在注意到他的視線后還朝他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等下,前方無關人員禁止靠近。”

    毛利小五郎皺著眉攔在了兩個年輕人的面前,他懷疑的打量著兩個人。“你們不會是故意來破壞現場的吧?”

    “爸爸!”

    毛利蘭無奈的喊到,她歉意的看著兩人,“不好意思,因為現在沒有任何的線索,我爸爸有些焦慮。”

    “沒關系,”被江戶川柯南死死盯著的太宰治感同身受似的點點頭,“畢竟現在也不知道兇手是不是就在我們身邊,每個人心里都有些焦慮。”

    他善解人意的說,“既然前方不讓無關人員靠近,那我們就不往前走了。不過請問我們可以詢問一下案件是否有進展嗎?”

    注意到毛利小五郎的戒備和毛利蘭的為難,萬冢凜也不打算繼續這樣試探下去了,她面無表情的制止了還想說些什么的太宰治。

    “毛利小五郎先生您好,我是萬冢家的長女。松原伯伯與家父是好友,我是替家父來詢問松原伯伯的案件。”

    “這……”

    “我想毛利先生應該也不想直接與家父進行交談吧?”

    畢竟如果是萬冢家的當家人親自來詢問案件的進展,警局那邊的壓力會猛然增大吧?

    明白了萬冢凜言下之意的毛利小五郎艱難的咽了一大口口水,“小蘭,你去把目暮警官找過來吧。”

    這種事情可不是他一個私人偵探可以做主的。

    等目暮警官跟著毛利蘭來到他們所在地后,毛利小五郎果斷的撤到了他的身后。

    喂喂……

    目暮警官無奈的看著站在自己身后還一本正經的毛利小五郎,認命的結果了這個棘手的任務。

    “我是負責本次案件的目暮,請問萬冢小姐和……”他瞥了一眼安靜站在萬冢凜身邊的黑發青年。

    在手腕和脖頸上纏繞著繃帶的青年微笑道:“太宰,太宰治。”

    “和太宰先生有什么想了解的?”

    目暮警官用行動表明了他們兩個人可以詢問情況,但是不可以進入案發現場。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太宰治笑瞇瞇的接過了套話的任務。

    “是這樣的,逸人先生并不想因為個人的擔憂讓警方感到有壓力,所以才會拜托我們兩個小輩來詢問情況。”

    太宰治說著說著逐漸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因為我今天是第一次見到逸人先生,所以也想給先生留個好印象,希望目暮警官能不要介意我的失禮。”

    目暮警官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萬冢凜和太宰治一眼,了然的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年輕時第一次見岳父時的自己,原本嚴肅的表情也略微有些柔和了下來。

    “你問吧,不過不能說的我也不會說。”

    “沒關系,我們都能理解。”

    太宰治感激的說,然而下一秒卻果斷的切進了正式的提問環節。“請問有兇手的線索了嗎?”

    “……”這孩子問的問題也太犀利了吧?

    目暮警官假咳了一聲,視線有些游移,有些尷尬的說:“非常抱歉,但是我們的確沒有什么線索。”

    太宰治嘆了口氣,不過在嘆氣后反而轉過來安慰目暮警官,“沒關系的,畢竟各位警察先生也都盡力了。”

    語畢他又頓了頓,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對了,也不知道這算不算線索,不過有一段時間別墅內的空調溫度有些太低了。”

    像是什么都不懂的毛頭小子一樣,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也不知道這種程度的低溫會不會影響死亡時間的判斷,所以警官先生還請您多費心。”

    說完他拉著一直保持沉默的萬冢凜禮貌告辭。

    仿佛沒有聽見身后眾人一瞬間慌亂起來的聲音。

    “那種程度的低溫會影響尸體嗎?”等走遠后萬冢凜才問到,太宰治想了想后卻說,“我也不知道啊,畢竟我連案發現場都沒有看到。”

    注意到萬冢凜不信任的眼神,他有些委屈的說,“我是真的不知道嘛……”下一秒他的臉上卻露出了有些狡詐的笑容,“不過我猜會哦。”

    “不然他們也不會再我提醒完就立馬重新去調查了嘛。”

    萬冢凜還是覺得有哪里不對,但是她卻找不到問題再哪里。還不等她繼續問下去,太宰治就拉著她朝著休息區走去。

    “走啦走啦,反正我們這些普通人只要等待警官們的通知就好了嘛!”

    “普通人只是我,你不是。”

    “……”太宰治停下了腳步臉上帶著些許的震驚之色緩慢地轉過頭,看著一本正經的萬冢凜小心翼翼的說,“那個,凜醬你……”

    “我是普通人,不接受反駁。”

    異能力什么的又不是我本人的,在兇殺現場吃東西什么的……我不知道,我不記得了。

    心虛在她的眼底一閃而過,隨后她板著臉認真的看著同樣板著臉的太宰治說,“我是普通人,真的。”

    “嗯!凜醬是普通人,我知……噗!”他用一只手捂住了嘴,瞬間轉過頭肩頭瘋狂抖動,“噗……對不起,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你是沒挨過來自社會的毒打吧?”

    “挨過啦!我還挨過來自黑社會的毒打哦!”

    “那你可真是很棒棒哦,”萬冢凜面無表情的活動著手腕,冷漠的看著一天不皮渾身難受的男朋友,“今天就讓你體驗一下來自萬冢家的毒打吧?”

    “誒——人家不要啦!”

    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妙,太宰治悄咪咪的向后退去,“如果是來自凜醬的‘愛的教育’的話,我倒是很愿意哦!”

    “對不起,我這里只有毒打沒有愛!站住,不許跑!”

    “我不~凜醬你來抓我啊!”

    坐在副駕駛上的伏特加看著陷入沉思的琴酒,欲言又止了許久。最后還是琴酒先開口,“有事?”

    “那個,大哥。我們的任務是‘在公眾面前殺死松原真’,現在這樣殺掉目標的話……”

    “沒事,這樣也測試出了新藥的作用,也可以向boss報告了。”

    做好了決定后琴酒啟動了自己的愛車,“而且如果在公眾面前殺死他,反而容易暴露我們。”

    “怎么會!?”

    伏特加不經思考的反駁道:“不可能有人發現我們的!”

    “如果在場的都是普通人的話。”琴酒嗤笑一聲,“那個男人今日在場,我們不能輕舉妄動。”

    “誰啊?”

    琴酒瞪了一眼自己的笨蛋搭檔,“你的眼睛是擺設嗎?那個男人與目標交談過,身邊跟著萬冢家的大小姐。”

    伏特加回想了一下,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等、等一下!那個男人不是早就叛逃了嗎?”

    “誰知道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那里。”

    “會不會是我們的任務暴露了?”

    “……我會向boss報告的。”

    如果他們真的被那個男人現在所屬的勢力盯上了,那么接下來的行動……

    琴酒有些煩躁的點了一根煙。

    只要和那個男人扯上關系就都沒什么好事!

    那個該死的港黑前干部,太宰治!
彩票德国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