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源氏重寶[綜] > 第67章 第 67 章

《源氏重寶[綜]》 第67章 第 67 章

    膝丸沉默。

    原本他還想著到底要不要坦白自己來自其他時間線的事情,沒想到髭切早已經將這看了出來。

    其實膝丸這樣的猶豫本身沒有什么錯,但是面對著髭切眼中的包容,強烈的愧疚立刻擊中了他。

    膝丸緊了緊雙手,勉強笑了一下,“……原來已經被發現了。”

    髭切點了點自己的臉,指尖接觸皮膚,戳出了淺淺的小窩。她如此示意道:“長相雖然一樣,但是表情、眼神已經不一樣了。”

    雖然推測出來的結果很不可思議,但是在膝丸的事情上,髭切還是有足夠自信的。

    膝丸愣了愣,無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

    時間的流逝所產生的痕跡比他想象中還要明顯,至少瞞不住他的姐姐髭切的。

    心里思索著,膝丸臉上便顯得有些傻乎乎的。

    髭切看著覺得有點好笑,自然而然就抬起手,對著膝丸的發頂輕輕敲了下。

    膝丸還沒反應過來,倒是髭切自己先怔住了。

    她的視線落在了敲在膝丸發頂的手上,停留了幾秒,然后才慢慢收回,同時手也跟著收了回去。

    髭切透著幾分僵硬地將手放回了膝蓋上,手指不自覺地搓動了幾下,眼神飄忽著,仍是沒有完全回過神的樣子。

    “姐姐?”膝丸見狀,對髭切的擔心完全將其他什么都壓了下去。

    髭切在短暫的沉默間隔后,才對膝丸有了回應。

    “沒事,”她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只是真的碰到你了,感覺有點……奇妙吧。畢竟弟弟本來是不會在我面前的。”

    隨后,她有用一種很難精準描述的目光看向膝丸,抿著嘴靜了一會兒,才道:“弟弟在我沒有看到的地方,成長了好多呀。”

    這是……失落嗎?

    膝丸再三分辨之后,才確認自己真的從姐姐的話語中接收到了這樣一種情緒,心臟立刻被丟到了砂礫中滾了一遍。

    “不是的,我一直是想著姐姐的引領而前進的,”他低沉著聲音說道。

    雖然沒有明確在話語中點出。

    但是此處的“膝丸”是來自于未來的時間這件事,似乎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為了無需再討論的確認事實。

    明明兩刃也沒有說幾句話。

    髭切這邊,在聽到膝丸的話后,嘴角微微勾了勾,臉龐短暫的燦爛了一下。

    “嗯,弟弟真乖。”

    說著她隨意地往前傾了傾,單手托腮,歪頭望著膝丸。

    不知道從那一刻開始,髭切的姿勢已經不像剛才那樣如教科書般的端正了。

    此刻她已經完全放松了下來,整個人仍舊是坐在那里,但呈現出了一種舒展的姿態,好像輕輕一攬就可以讓她窩進自己的懷里。

    “弟弟像這樣廢了那么大的功夫到了這,應該是為了完成什么吧?”

    膝丸沉吟著,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我能夠幫上忙嗎?”髭切又問。

    膝丸搖搖頭,猶豫了一下后道:“其實我原本的目標是要去其他的……總之,會這樣出現在姐姐面前,可以說是一個意外。”

    “原來如此……”髭切輕嘆道,“是迷路了啊,弟弟。所以,在找到正確的路之后,就會離開了吧?”

    膝丸垂下了頭。

    他沒有開口,但是這樣的沉默已經足以回答了。

    突然間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髭切可能會出現的神情,只是聽著姐姐輕柔的聲音飄進了耳中。

    “這樣嗎……那么,在找到正確的方向前,弟弟就安心待在這里吧。”

    聽到這話,膝丸立即抬起了頭,嚴肅道:“這怎么行,我剛才看著,姐姐你現在的情況——”

    “沒關系,”髭切的語氣還是很溫柔,卻不容拒絕,“是有點麻煩沒錯,但是這個弟弟你無關。”

    “安心留在這里,直到離開,薄綠。”

    膝丸張了張嘴,最終輕舒了一口氣,“……姐姐現在叫我膝丸就可以了。”

    “又叫回膝丸了嗎?”髭切歪了歪頭,真切地笑了一下。

    一瞬間整個刃看著都比剛才輕快了許多。

    然后,膝丸就看著髭切慢悠悠地站起身,將放在門邊的食盒拿了進來,放在了桌面上。

    正是剛才僧人們帶來的飯菜。

    髭切沒有去動食盒,而是看了幾秒之后,將食盒往膝丸的方向推了推。

    “弟弟要吃嗎?”

    膝丸直起上身,拿開食盒的蓋子,一層一層地看了看里面都裝了些什么。

    如僧人所言,確實是都是清淡的菜色。

    而且做飯的廚師手藝似乎不錯,將菜都做得很誘人。要知道這樣簡單的菜色其實是非常考驗廚師功力的。

    然而看著這些菜色,膝丸并未有一絲一毫被吸引,只是露出了懷疑的目光。

    想了想,他轉向髭切,像是操心的家長般囑咐道:“姐姐,你別吃這個。”

    髭切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眸子里浮現出一抹了然,一下子就看了出來,膝丸在想些什么。

    “你想多了,弟弟,”髭切帶著幾分好笑地伸手撥弄了一下食盒里的瓷碟,“他們倒沒有大膽到下藥的程度。況且普通的藥對付喪神不會有多大作用,至于其他藥,我還能發現不了嗎?”

    “他們也還沒有那么傻。”

    然后她拿起食盒里的筷子,夾起一小撮米飯,看了一會兒圓潤的米粒,然后漫不經心地松開筷子,讓米飯落回了碗中。

    她隨著米飯的路線垂眸,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

    膝丸看著髭切那明顯沉了下來的目光,清楚她根本不是單純地看著米粒,而是透過隨意一個媒介,看向了其他的東西。

    “弟弟餓了的話可以嘗嘗看,以前的話,味道還不錯,”髭帶著點回憶神色地說道。

    膝丸看了看飯菜,沒有動作,而是問道:“姐姐,你不吃嗎?”

    髭切搖搖頭,將筷子放回了原位,淡淡道:“我就不必了。”

    她的表情顯得有些冷。

    “如果吃了他們送來的飯菜,不就示意著我的態度開始轉變了嗎?”

    現在這樣的時候,對于那些神經緊繃的僧人們而言,任何舉動他們都會琢磨著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暗示。

    膝丸又不傻,他也是常年跟在大人物身邊的刀,剛才只是因為面對著姐姐,一時間腦袋有些遲鈍,現在聽姐姐簡單一提,立刻反應過來,不禁皺了皺眉頭。

    然后謹慎地伸出手,將食盒推遠了一些。

    髭切看到膝丸這樣的動作,眉目間染上了些許笑意,看著有溫度了不少。

    “沒關系,左右不過一份飯菜而已。況且我們作為付喪神,本就不必在意人類的許多事。”

    “再者,雖然你不是……作為姐姐,我也應當為你接風洗塵啊。”

    說著,髭切轉了轉食盒。

    “真的應該嘗起來還不錯。”

    就算髭切這么說了,膝丸還是堅定地表示了拒絕。

    “不用了,姐姐。即便如此,依然會很麻煩吧?”

    ……哎呀。

    還真是久違的熟悉感覺。

    髭切側頭看了膝丸一會兒,眼中光芒閃爍了幾下。

    “啊,被弟弟照顧了,”她低聲道。

    膝丸有些不好意思的輕咳了一聲,同時心里又有些發脹。

    現在這樣的時間點,他作為一個來自未來的“膝丸”,一時間,好像也不能踢過去的正下落不明的“膝丸”說些什么。

    那樣,也沒什么實際的用處。

    不過膝丸自己還有些亂,就看到髭切似乎已經從那些雜亂的情緒中脫離了,很平靜又帶著點暖意地坐在那里,對著他笑了笑。

    然后她又慢吞吞地將那個食盒從矮桌上拿了下來,彎著腰將東西推到了門外。

    仔細一看的話,跟剛才僧人放著的位置分毫不差。

    膝丸有點傻乎乎地看著髭切的動作,然后就看到髭切起身回頭,抬了抬下頜對他示意。

    “啊?”

    膝丸更傻氣地應了一聲,接著猶豫著起身,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會意錯。

    因此此時的“膝丸”是失蹤狀態,所以這段時間里的髭切,對他而言,存在是空白的。

    膝丸非常自豪的姐弟默契,碰上這個時間段的髭切,也偶爾會失靈。

    髭切道:“躲一下啦,弟弟。時間差不多了,那幾位該來收食盒了。”

    膝丸才意識到自己確實已經和姐姐待了不少時間,正常情況下,那些僧人確實是應該來收拾東西了。

    于是他連忙往里間躲去,挑了一個能夠大致看到門邊情況,又不會被看到的視角。

    才剛剛藏穩當,膝丸便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剛剛那群僧人中的一位緩步走來,站定后,先是恭恭敬敬地向端坐著只有側影,看都不看他一眼的髭切行了一個佛理。

    “殿下。”

    隨后他彎腰拿起了食盒,手中動作小心地翻看了一下里邊的情況。

    接著就是一聲輕嘆。

    “今日的菜色依舊不和您的胃口嗎?”僧人只是這么說著,半點不提那個真正的原因。

    “請放心,我們定會努力提供讓殿下滿意的菜色的。”

    說著也不必髭切回應,僧人欠了欠身后就轉身離去,消失在了膝丸此時能夠看見的范圍之內。

    “真堅持啊……”

    膝丸聽到髭切發出了一聲復雜的感慨。
彩票德国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