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綜]無個性英雄 > 第139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綜]無個性英雄》 第139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1000分達成,恭喜救援方獲得勝利!”

    讓人奇怪的是,這段廣播并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至少學生們并沒有太多反應,頂多有那么幾個活絡了一下酸痛的肌肉,最熱烈的可能還是觀戰室里的幾位老師,雖然淪為輸家,卻也非常有風度地獻上了掌聲……可若他們成了現場唯一想要活躍氣氛的群體,就不免有些詭異了。

    “這些小鬼們怎么回事?”米爾科嘟囔道,“難道他們沒聽清廣播嗎?”

    物間寧人起初也有些驚訝,但仔細想想其中的緣由,她發現自己好像又沒有那么驚訝……

    這么想著,她的心緒竟真地慢慢平復了。

    負責宣布這一消息的根津校長也感到奇怪,于是又重復了兩邊:“1000分達成,恭喜救援方獲得勝利!1000分達成,恭喜救援方獲得勝利!”

    學生們顯然比根津校長更奇怪,大抵是無法理解為什么這種事情要講三遍,有幾個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赤谷海云不得不出來打圓場,并對鏡頭示意他們已經聽清了。

    由于比賽已經分出勝負,校方也就開放了雙方內部的通訊頻道,觀戰席這邊也終于能聽清學生們在說什么了。

    “我們贏了,所以比賽已經結束了?”說話的是赤谷海云,“我們現在應該離場,然后演習場的電力系統會停止工作,防御裝置落鎖,大門完全關閉,是這樣嗎?”

    回答他的是根津校長,語氣十分溫和:“你們可以離場,等全員離開后,演習場的電力系統會停止工作,防御裝置落鎖,大門完全關閉。”

    “我們可以離場。”赤谷意味深長地重復了一遍,仿佛在咀嚼這句話,“所以我們有選擇權?如果我們不打算離場,那么比賽也不算結束?”

    “是的。”

    聞言,赤谷海云勾了勾嘴角,他的反應在這種情況下令人捉摸不透,但物間知道對方在笑什么——他猜對了,狡猾的大人們想要和孩子們開一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他們費心掩藏,但一切終究沒能逃過那雙慧眼,哪怕這個猜測最初聽起來多么像是在鉆牛角尖。

    但他并沒有直接做出決斷,而是將目光轉回自己的同伴:“你們覺得如何?”

    “是!實話是腰有點酸。”上鳴義正辭嚴地回答,“不過我是不會承認的!出于男人的自尊心!”

    “……不是,你這不都說出來了嗎?”瀨呂直白地吐槽了他,“我和上鳴差不多,有點累,但還能繼續工作。”

    “哼,a班的毅力也只有這一點了吧?”圓場硬成十分得意地說道,“我不僅不累,還能干完a班的那份活。”

    “哈?”上鳴的音量更大了,好像這樣就能在氣勢上壓過對方,“那我也不累,我還能扛著脫力的b班做完ab兩班的工作!”

    ……太傻了。

    物間甚至不想正眼去看他們,心里不禁懷疑平常的自己在外人眼中可能也是這副蠢樣。

    “噢噢!上鳴,這可真是熱血的發言啊!”切島大力拍著上鳴的肩膀,熱情地回應了他,“就讓我們一起揮灑汗水,努力朝真正的男子漢進發吧!”

    “謝謝你附和我,切島。”上鳴捂著隱隱作痛的左肩后退了一步,好讓彼此保持一個合理的距離,“但麻煩不要真地過來擁抱我,我不想自己的制服成為你的擦汗巾。”

    赤谷笑了笑,但沒有就此停止,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流連,確保自己看到了每一雙眼睛。

    “沒有人想離開嗎?”赤谷等了一會兒,沒有人回答,也沒有人離隊,“我希望你們是真地想要待在這里,而非屈服于氛圍。離開與否,不過是個人自由的選擇,值得所有人的尊重,但后者卻不一樣……請原諒我刻薄的言論,但如果今天的我只是因為‘好像沒有人要離開的樣子,那我也待在這里好了’——若只是因為這種原因而留下,那我會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恥。”

    爆豪挑眉看著他:“所以說了那么多廢話之后,你到底要不要走?”

    “如果我要走呢?”赤谷反問。

    “看情況。”他咧開嘴,沖自己的幼馴染露出一個屬于肉食動物的笑容,“要是你先邁左腿,我就打斷你的左腿;要是你邁右腿,我就打斷你的右腿——因為你他媽就為了示范什么‘對抗氣氛’之類的狗玩意兒,而真地打算丟下爛攤子走人。”

    “很有小勝的風格。”赤谷心平氣和地作了點評,“不過最好還是別這么做,會給物間同學添麻煩的。”

    就是因為你用著我的身體,他才這么說……物間忿忿不平地想道,這個討厭的榴蓮頭才不敢打你呢。

    “相當有領袖風范。”英格尼姆有些感慨,“自從就讀雄英后,總感覺擁有優秀個性的人比比皆是,反倒是這種最純粹的才能,已經很少見到了。”

    “話是這么說,到底是無個性,要獲得大眾意義上的認可,道路還很漫長。”雖然語意中帶有否定,但米爾科的語氣倒是出乎意料的溫和,“真不錯啊,年輕人……明明也沒有相隔那么多代,卻好像已經被時代丟下了呢。”

    英格尼姆回答:“是嗎?可米爾科小姐不是已經三十……啊!”

    “哥哥!!”

    目睹了己方陣營的內訌,13號無奈地搖了搖頭:“唉,好好的氣氛一下子蕩然無存了。”

    “大家今天的確格外活潑。”水泥司說,“大概是久違地回到了校園里,也找回了一點學生時代的意氣吧。”

    “從同僚的角度來說,倒是很高興大家能夠找回童心。”13號說,“不過從成年人的角度來說……微妙地有點羞恥呢。”

    水泥司看了一眼他手中五光十色的燈牌:“嗯,你說的沒錯。”

    屏幕上,赤谷海云走向了人群的最邊緣。

    他在口田甲司面前停下,靜靜地看著對方——后者依然內向而羞怯,不敢與他對視,只能訥訥地垂下腦袋,像是一個恐慌于家長批評的孩子。

    “口田同學,你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他輕聲問道,“你是我們優秀的偵察兵,透過鳥雀的雙眼,你告訴了我們很多……那么,關于此刻你內心真實的想法,可否也一并告訴我呢?”

    在他的凝視下,口田顯得有些局促。一些生性體貼的人刻意扭過頭,不想讓多余的視線加重他身上的不安,但更多的人直直看向了他,現場圍聚這幾十個人,有學生也有老師,而口田甲司是這幾十道視線的焦點,他的臉頰和脖子都充血似地發紅,手指因緊張而絞在一起。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勉強敢與赤谷海云對視,那雙眼睛像小鹿一樣無害而膽怯,但狼群的首領沒有展示出慈悲,仍以那雙平靜的目光打量他、審視他,他也沒有如往日那般笑了,他只是無聲地等待。

    “我……”口田深吸了一口氣,有那么一會兒,物間以為他要哭了,口田甲司吸氣時的聲音確實帶著點哭腔,但實際開口時談吐卻很流暢,“我……我有點害怕,也很緊張。”

    “他要離開嗎?”物間寧人聽到了曼德勒貓的嘆氣聲,“可惜了。”

    “才不是。”當她回過神時,那句話已經從喉嚨里流出來了,很多道視線落在她身上——和口田類似的一幕,于是物間也不免感到了緊張,但她還是逼迫自己重復了一遍,像是在捍衛著什么,“不是這樣的。”

    好在曼德勒貓并沒有生氣。在其后根津校長的告知下,在場的眾人已經知道了赤谷海云和物間寧人意識互換的真相,但曼德勒貓對她依然很溫和,仿佛把對那個女孩的寬容延續到了她身上:“抱歉,是我太武斷了。”

    她的寬厚教她羞愧,下意識地就想摸一摸耳后,結果只碰到了冰涼的精神增幅器,這讓她更尷尬了:“對不起……”

    “沒什么,這件事確實是我的錯。退一萬步來說,我也很久沒在那孩子的臉上看到這種表情了,謝謝你讓我重溫了它。”她和13號對上了視線,兩人相視而笑,“到底多久了呢?都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吧?”

    “那你還不夠了解她。”13號用帶著點揶揄的口吻回答,“只要接觸得夠多,你就會發現她的老毛病真是一點也沒變。”

    “是啊,聰明又任性。”曼德勒貓苦笑了一聲,“有時我真擔心她,不知道她究竟會把自己逼到一條怎樣的道路上,不過……”

    說著,她重新看向了屏幕,目光綿長而悠遠,仿佛透過少年看到了那個紅發女孩的影子。

    俄而,曼德勒貓再次笑了起來,這次的笑容比之前要輕盈、快樂得多:“不過,那孩子已經不是孤身一人了……真好啊。”

    “最初是這樣,而現在……這種情緒也沒有完全消去。”口田磕磕絆絆地說道,“但是,心里也知道這樣是不行的,一直告訴自己得……得堅強起來才行,可是我內向……又膽小,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大概是做不了什么的吧。”

    說到這里,他又停住了,臉變得更紅了,仿佛血氣從脖子沖到了發梢,但他的表情不再那么羞怯,物間看得出來,有什么東西積攢在他體內——她不確定是什么,卻隔著屏幕感受到了那股力量,而那雙眼睛也被點燃,明亮而耀眼。

    “但是,如果是和大家在一起的話,就沒有關系。”迎著那道平靜卻蘊藏著鼓勵的目光,他努力抬高了聲音,“我想……我想和大家一起走到最后!”

    說完后,口田大口喘息著,好像說這句話已經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而赤谷海云卻露出了微笑。

    “我們當然會一起走到最后。”心操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過有一點我必須糾正。”

    口田看上去被嚇了一跳,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自己一個人就什么都做不到——不要說這樣的話。”心操說,“你打敗了巨大的機器人,考進了英雄科,還記得嗎?嘛,雖然我不討厭謙虛的人,但聽你這么說,感覺自己的自尊心有點受傷呢。”

    口田的聲音又軟了下去:“對、對不起……”

    “別再逗他了,心操同學。”八百萬無奈地搖了搖頭,“你怎么想呢,赤谷?”

    赤谷垂下眼沒有回答,片刻后才抬起頭——一時間,無論是現場還是觀戰席,所有目光都匯聚在這位年輕的領袖身上,可他只是凝望著不遠處的監視鏡頭,似是在品味著某種情緒。

    半晌,他忽地笑了起來。

    “我怎么想呢?”赤谷海云說,“我在想……無論老師們還有什么后招,盡管放馬過來吧。”
彩票德国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