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其他類型 > 年長者的義務 > 82、第八十二章

《年長者的義務》 82、第八十二章

    “你們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啊?剛好有人來接我,可以載你們一程。”分別的時候,烏羅還找到了他們,有點別扭的問向宮肆。

    “謝謝,不過不用了,有人來接我們。”宮肆停頓了一下:“對方學校蟲類愛好者協會的。”

    烏羅面容扭曲的走了。

    他從自己的器那里知道f班這幫人是以什么名義過來這邊的,什么蟲類愛好者協會……掛羊頭賣狗肉至少也找個更符合他們形象的好不好?比如什么格斗協會?

    目送烏羅和阿德力離開,宮肆看了看手表:“對方接我們的人好像還沒到,我們先吃個飯?”

    他們下船的時候剛好是中午,最后一頓飯輪船上不管了。

    戈就揚起下巴:“這頓飯我請客,這是我的地盤了。”

    大家沒有反對,跟在戈身后,他們向城市里走去,戈雖然是本地人,不過他顯然對這座小城也不熟悉,但是這并不妨礙他在一眾陌生小店里挑出一家請大家吃飯。

    只見他既不看攻略,也不理會店外拉客的店員,只是矜持的端著下巴走著,尖挺的鼻子幾不可查的微微聳動著,僅靠聞嗅,他最終選定了一家開在角落里的店。

    “就這家吧,雖然聞起來還是不算太好吃,不過至少比其他家強。”戈挑剔道。

    眾人有點無語,看看這家沒幾個人的店,又想起之前幾家店里全是食客的景象,他們到底聽從戈的判斷走了進去。

    這家店做得是本地招牌美食——燒烤,據說全是從高原上狩獵來的新鮮小羚羊肉,一大盤烤羊腿端上來,香料的味道、羊腿的鮮美混著滋滋作響的羊油味一起直沖鼻端,眾人紛紛驚喜的將手伸向羊腿。

    “好吃!又嫩又鮮!怎么有這么好吃的烤肉?!”瑪隆的眼睛都瞪大了。

    “比我上次過來吃的烤肉好吃呢……”德林老師笑呵呵道,他也拿著一支烤羊腿,年紀雖大,他的牙口卻還不錯。

    宮肆等人也吃得津津有味,就是戈有些不滿意的樣子,只見他拿出小刀將自己那條羊腿上的肉切成小條,頗為挑剔了一番,這才吃進嘴里,然后搖了搖頭:

    “這家的小羚羊肉用的絕對不是高原上的狩獵來的,肯定是家養的,味兒和野生的根本不是一個味兒。”

    眾人一邊大口吃著肉,一邊看向戈,心里都是一個想法:不愧是少爺啊,口味兒真高!

    戈沒有吃完自己那份羊肉,瑪隆不嫌棄的幫他啃完了,反正戈是用刀切得,而且戈覺得不好吃他可不覺得,他覺得這烤羊腿已經是他吃過的最好吃的烤羊腿啦!

    “回頭請你們吃正宗的烤小羚羊肉。”戈說著從錢包中掏出了一張卡,交給老板付賬。

    老板笑嘻嘻的接過卡一刷,笑容滿面地將卡重新遞回給戈:“客人,您這張卡好像壞了?您換張卡?”

    戈皺了皺眉,又換了一張卡,誰知還是不能用,一連換了三張都是一樣的后果,戈打了個電話到銀行,半晌低聲道:“她們把我的卡凍結了。”

    眼瞅著戈和店老板的面容都有些僵,尼鹿趕緊站出來,從錢包里掏出一張卡:“刷這個刷這個,這是學校贊助的經費!”

    店老板這才笑瞇瞇的離開了。

    戈抿了抿嘴,終究沒說什么,不過臨走前他找店老板要了點什么,眾人沒看清。

    對方學校派過來接他們的人也終于到了,那是個擁有典型齊洲外貌特征的大男孩,金燦燦近乎白金色的發色,一雙青色的眼睛,他的皮膚雪白,面頰的地方有些雀斑,面容看起來有些青澀的模樣,不過他的個子已經很高了,雖然不至于像戈那么高,但是至少和瑪隆持平,只是四肢細長,看起來長手長腳的。

    “你們好,我叫烏迪,是過來接你們的人,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啊!”他朝眾人打招呼道,一一問過宮肆等人的名字,他引著眾人來到了路邊的一輛車子旁。那是一輛底盤很高的車子,有點像改裝過的越野車,車身高而寬闊,車后面還拖著一輛小拖車,一看就是有備而來。

    “哇!我們自己開車上去?”

    “嗯,我家就在這個港口,今天是我回家的日子,正好你們要來,協會就把接你們的任務交給我了,我有車子。”還是學生就自己有車了,雖然是輛舊車,不過烏迪說地很驕傲。

    不過這卻是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在座除了幾位老爺少爺,作為普通學生的宮肆等人可是沒有車的,不止沒車,他們連駕照都沒有。

    幫姬凌學院的幾名學生老師把行李放在后面的小拖車內,烏迪坐上了駕駛席,眾人隨著他一起上車,一進車,他們就看到擺在副駕駛席上的獵槍了。

    尼鹿當時就僵住了。

    烏迪靦腆地笑笑:“這是真槍,不過不要怕,槍在我們這里是很常見的,我們這兒地廣人稀,路上時不時碰到猛獸,帶把槍可以防身。”

    尼鹿這才放松了一點。

    倒是戈直接坐到副駕駛席上來了,拿起原本放在這里的槍熟練的擺弄了一下,他道:“槍保養的不錯。”

    烏迪就笑了笑:“是我爸爸送我的槍,我很愛惜。”

    不過他也看出這位是自己的老鄉了:“你是齊洲人吧?在姬洲上學?”

    他有點好奇。

    “嗯。”不欲多說,戈扣好了安全帶。

    所有人都坐好了,烏迪便發動了車子。

    他們的齊洲之旅正式開始了。

    從布洛雷西亞左側開出去就可以直接走到公路上,這就是通往齊洲高原的主路了,說是主路,其實簡陋得很,沒有破壞山勢,這條路是沿著地面的起伏修建的,路面不算寬闊,沿途就是一派自然風光。

    “這邊沒有火車嗎?”提問的是宮肆,雖然對方學校說會派人接他們所以他們并沒有搜索上高原的方式,不過布洛雷西亞很小,他們剛剛已經轉遍了布洛雷西亞城,沒有看到任何類似鐵軌的東西,也沒看到火車之類的交通工具,倒是看到機場了。

    “沒有的,上面有,下面沒有。”烏迪一邊專注的開車,一邊回答了他的問題:“你沒法發現我們這里連公路都很簡單嗎?”

    “我們齊洲人是很信奉腳下的土地的,我們認為帕拉薩烏蒂和齊仍然在這片土壤的某處長眠,為了不驚動他們,我們這里是嚴禁破壞土地內部結構的各種建設的,隧道之類的建筑是完全被禁止的,就算修路也只能順著地勢。”

    “原來如此。”宮肆點點頭。

    “不過這樣上山對于外洲人比較好,這樣慢慢上去,你們可以慢慢適應高原環境。”烏迪道:“我們就是這么想著,才說開車載你們上來。”

    “你們想得真周到!”尼鹿對他道。

    “還好啦!”烏迪靦腆一笑:“我們協會從外洲買了新的蟲也是開車一點點往上開,生怕蟲子嬌貴適應不了環境掛了。”

    眾人:……原來是和蟲子一個待遇啊!你不說后半句就好了。

    烏迪同學人很好,只是有點缺心眼——僅僅相識一個小時不到,姬凌學院的同學們便發現這一點了。

    可惜烏迪同學本人一點都不知道他們在想什么,大概是因為提到蟲子的緣故,接下來他就開始大說特說蟲子方面的事了,瑪隆當時臉色就青了,他們這個蟲類愛好者協會可謂是掛羊頭賣狗肉,除了尼鹿以外,基本上對蟲子沒有任何研究,好在溪流和星隕曾經被宮肆派出去參加考試過,事實證明,學霸就算應試教育也能培養出能力,烏迪同學說什么,這倆人即使不感興趣也能接著他的話往下說,一共三個人應付烏迪同學的蟲子經,其他人對蟲類一無所知這件事總算蒙混了過去。

    沿途沒有任何建筑,只有茂盛的草叢和偶爾成堆生長的灌木林,偶爾還有野兔從他們的車前經過,一路上車子并不多,配上藍天白云,路況可謂是相當的好。

    曾經是賽車手的瑪隆和艾敏見到這樣好的公路有點忍不住了,主動找烏迪申請開一會兒車,剛好烏迪也累了,他便愉快地接受了兩人的申請。

    他倆開得就不是普通的快了,烏迪的車子雖然是二手車卻是是一輛改裝得相當不錯的二手車,開得這么快仍然很穩,等到其他人注意到時候,他們周圍的植被已經發生變化了。

    “哇!已經到這兒了嗎?你們倆開得可真夠快的。”和尼鹿聊得熱烈的烏迪總算看了一眼地圖,注意到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時,他頗有點驚訝,不過齊洲人普遍豪邁,就連看起來有點靦腆的烏迪也是如此,他并不認為瑪隆和艾敏開快車有什么不好,相反,他還覺得這挺厲害。

    “接下來這段路換我開吧,這段路因為位置的緣故很冷,還有積雪,路況沒有之前好了。”烏迪提出換人了,順便還指點瑪隆等人注意換衣服:“真的會有點冷,你們多穿點衣服。”

    其實不用他說,宮肆已經發現開始降溫了,不過冷水鎮出身的他還好,倒是尼鹿星隕看起來有點冷了。

    他們停下車去拖車里拿了外套,而這段時間烏迪也沒閑著,只見他不知道按了什么鍵,車子的底盤開始發生變化了:原本的四個車轱轆向內收起來,等他們看到的時候,車子已經沒有車輪了?!

    宮肆還沒搞清楚這是怎么回事,瑪隆已經興奮地叫出來了:“這輛車難不成還有重力懸浮功能?”

    “看來你們對車子很了解啊。”烏迪肯定了他的答案:“沒錯,它有兩個模式,另一個模式就是重力懸浮功能。”

    “真酷!”

    “嘿嘿,我們這里的路況復雜,經常平坦路段和顛簸路段切換,除此之外還老有結冰路段,這種時候再沒有比重力懸浮更好的功能啦!所以我們這兒的車一般都有兩個模式。”烏迪介紹道。

    宮肆好奇的重新坐回車子,就在他們上車之后沒多久,車子穩穩的上升了一點,不算高,還沒有之前有車輪的時候高,不過這樣一來,整輛車子就是離開地面的了,等到烏迪再次發動車子之后,他感受了一下:非常穩!

    “這里使用的是能力者制作的懸浮能量電池。”烏迪繼續介紹:“他們制作的電池比批量生產的科技電池耐用,而且更加輕巧。”

    這里就涉及到能力者在這個世界上的工作方面了。

    如今這個世界也有科技,不過很多能力者的能力能夠做到比現有科技更好的程度,甚至很多科技還是受到各種能力的啟發被研制出來的,很多時候,人們更愿意購買能力者制作的生活物品,小到電池衣物,大到汽車大型器械,能力者為人們的生活提供著各種便利。

    重力懸浮模式下,車子更穩了一些,周圍的植被變得更低,原本茂盛的草叢和樹林不見了,變成爬伏在地面上的各種矮小藤蔓植物,苔蘚,偶爾有幾簇灌木叢,所有的植物部分被冰雪覆蓋,部分露在外面的卻仍然綠油油的,顯示著頑強的生命力。

    在這段路上,他們第一次見到了羚羊!

    成群的小羚羊,三五成群跳過灌木叢,時而在旁邊吃草,時而舔舐地面的冰雪,它們很警醒,看到車輛就避得遠遠的。

    “啊……我們中午吃得就是這種小羚羊的肉嗎?”尼鹿還在感慨這種小羚羊長得機靈可愛,瑪隆的肚子則開始咕嚕嚕作響。

    被他說得回憶起了烤羊腿的味道,尼鹿的肚子也忍不住咕嚕嚕了一下。

    “這個……”烏迪尷尬地抓了抓頭發:“按理說,這個時候我應該狩獵請你們吃烤肉的,可是我的槍法很差,帶著槍主要是為了嚇唬猛獸,那個……這段路挺危險的,就比如說我們正在走得這段路吧,別看現在看得到的小羚羊這么可愛,它們其實壞得很,車上人少的時候還會成群結隊從車上跳過來,車皮脆一點的車子甚至會被踩爛……”

    “這樣好不好,我請你們吃蟲肉好不好?我知道怎么在冰下尋找可以吃的蟲蛹,很好吃哦!”烏迪自告奮勇道。

    原本的口水立刻收了回去,瑪隆立刻擺擺手:“不用!我們包里有面包,我們請你吃面包吧!”

    時間也差不多,烏迪已經開了很長時間的車子,他有點累了,剛好眾人也餓了,還都挺想上廁所,于是他們停下車,開始進行第一次休息。

    烏迪在地上生起火來,就著火把各種食物拿出來,他們打算吃點東西。

    戈卻沒有過來,從副駕駛席上拿出那把槍,他對烏迪道:“借我用用?”

    “可以是可以,你是想獵點東西嗎?”烏迪點了點頭:“不過這邊只有羚羊,而羚羊可是很難打的,還有你可千萬不要去那邊的灌木林,那邊據說有熊……”

    沖他點了點頭表示感謝,戈隨即扛起槍往他說的灌木林走去。

    “喂!那邊據說有熊啊!”嘴里嚼著一口面包,烏迪含混不清地道。

    最愛湊熱鬧,瑪隆隨即跳了起來,嘴里塞了一口面包,他朝戈的方向跑去。

    “我去幫忙!”

    嘴里說著幫忙,可是他滿臉的興奮擺明是過去看熱鬧的。

    宮肆還有點擔心,烏迪又說話了:“其實沒有熊,這附近是公路,如果常有熊出沒公路兩旁一定會貼警示牌,既然沒有貼就是沒有人在這里遇到過熊,我剛剛那么說只是為了嚇嚇他……”

    他這邊話音還沒有落下,遠處的灌木林忽然傳來一聲槍響。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咆哮,又是一聲槍響,然后第三聲。

    所有人都驚得站起來了,艾敏更是直接朝發出槍響的方向跑去。

    “戈和瑪隆……那是戈和瑪隆消失的方向!”宮肆也醒過味來了,再也顧不上吃東西,所有人都朝那個方向跑過去。

    然后,在那個灌木林中他們再次看到了瑪隆和戈。

    瑪隆一臉慘白,嘴巴大大張成一個口字,他一臉吃驚地看向前方……

    前方,戈正站在那里。

    上身的衣服隨手扔在旁邊的草地上,他赤膊站在雪地上,雙手成拳,一頭巨大的黑熊赫然陳尸在他的腳下!

    發現宮肆等人的到來,戈轉過身來,臉頰上鮮紅的血映襯著他金青色的眼珠兒看起來更加純凈。

    將臉上的血摸去,戈少爺高傲的揚了揚下巴:“請你們吃熊。”

    作者有話要說:戈:少爺請你們吃熊
彩票德国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