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散文詩詞 > 大明優秀青年 > 第一百零六章 勞工不夠用啊

《大明優秀青年》 第一百零六章 勞工不夠用啊

    這老朱家的皇帝,其實跟老劉家的差不多,反正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什么叫做新城之事你看著辦就好?

    合著要啥沒啥,除了工部和戶部派過來的那幾個苦力能參與選址和規劃,合著剩下的從材料到人工再到施工全得我自己來?最后再讓工部那幾個苦力驗收?

    這特么不是欺負人么!

    難道他朱老四以為建城是和泥巴?還是說建城就跟那些小孩子過家家酒一樣,隨口指著一塊地說這是城池就行了?

    建城難道不需要對整個城市進行規劃?不需要打地基?不需要用到磚石?不需要用到水泥和鋼筋之類的玩意?

    對于這種擺明了占自家便宜的行為,楊少峰罵罵咧咧的選擇了忍。

    不就是磚石水泥么,水泥那破玩意只要找到了合用的石頭,還不是說開窯就能開窯,青磚之類的東西就更簡單了,拿泥巴燒就完了!

    至于石頭,整塊兒的上好石頭可能得專門去弄個礦山開采,但是小碎石那些東西可就太好辦了,煤礦上面有的是矸石可以用,正好還幫煤礦清理垃圾了呢。

    至于鋼筋之類的東西……楊少峰忍不住嘆了口氣,慢慢折騰吧,有上好的焦煤在手,還愁弄不出鋼筋?

    所有的問題繞上一百八十遭,最后又回到了最初的問題上面——規劃和材料其實好解決,真正的問題是人手不夠。

    別看扯里帖木兒和把安臺他們總是往邊市城運送勞工,可是自打那些小部落都跟著麥鐸跑路之后,現在他們能抓的勞工其實并不多,一次往往也就百十個,而且還是隔一斷時間才能送一回。

    至于韃靼和瓦剌兩部的勞工,則是因為韃靼人本身實力要強一些,而瓦剌人則得到了大量的明軍制式兵器,雙方都保持了很好的克制……

    勞工的供應數量變少,而煤礦上面又需要大量的勞工參與的采煤的工作中去,就連那些健壯一些的婦人都被弄去洗煤了,更別說后面還有水泥窯、磚窯、鋼鐵廠、運輸隊了。

    就這,還沒算上需要人數最多的工程隊——整個新城的規劃比之原來的規模要大了無數倍,需要的人手自然也不是修建學堂所能比的。

    摸著下巴上的幾根絨毛一樣的胡須琢磨了半天,楊少峰也沒想出什么好辦法來。

    衛所自然不能輕易調來當工程隊,招募人手需要花銀子,偏偏夏老摳還那么大方的給了十萬兩,就算用來招募工人,估計也招募不到幾個。

    左思右想之下,楊少峰覺得這事兒還得著落在韃靼人和瓦剌人身上。

    ……

    扯里帖木兒,把安臺,思勤,圖門吉日嘎拉四個人強忍著抄刀子砍死對方的沖動,皮笑肉不笑的坐在酒桌前面,打算聽聽楊少峰怎么說。

    常庚先生曾經說過,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

    很顯然,扯里帖木兒就是楊少峰的好朋友,而且是很好的那種,現在楊少峰遇著困難了,自然就把老扯給想起來了。

    然后楊少峰就把扯里帖木兒和把安臺等人都給請了過來——能靠一桌酒席解決的事兒就別用兩桌酒席,現在錢少,得省著點兒花。

    楊少峰給四個人分別倒上酒,又施施然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這才笑瞇瞇的端著酒杯道:“邊市城外的事情怎么樣,跟咱們的關系不大,可是在這邊市城里,大家都是好兄弟,先喝一杯!”

    好在四個人都非常給楊少峰面子,一個個的都笑瞇瞇的端起好酒杯,陪著楊少峰一起喝了一杯。

    楊少峰的心里很清楚,四個人與其說是給自己面子,倒不如說是給自己身后大明的面子,或者說是給銀子的面子,所以隨便找理由勸了幾杯之后,楊少峰就直接放下酒杯,然后笑瞇瞇的道:“今天把哥幾個喊到一起,其實是有一件發財的事情要跟幾位商量。”

    扯里帖木兒嘿嘿笑了一聲道:“楊兄弟有什么事情就盡管直說,我家太師說了,楊兄弟的事情就是我們韃靼的事情,肯定要給你辦的妥妥的。”

    把安臺冷笑一聲道:“說的好像這草原就是你韃靼一家的似的。我們順寧王殿下也曾說過,楊提舉的事情就是我們瓦剌的事情,不光是我們馬哈木部,包括太平和禿孛羅都會鼎力相助。”

    楊少峰哈哈笑了一聲,舉著酒杯道:“蒙古人個個都是能打仗的好戰士,咱們為什么要互相敵對?明明只要越過一個小山頭就有肥美的青草,現在卻為了腳下的沙子而角斗,豈不是太蠢了么?”

    楊少峰的話卻是將扯里帖木兒等四個人都說愣了。

    四個人能混到出使大明的程度,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傻子,對于草原變成現在這番模樣的原因,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如今這罪魁禍首就坐在四人身前,卻大言不慚的說什么不應該互相敵對?

    長生天在上,是眼前這位楊癲瘋沒有睡醒,還是我們喝的酒太多,以致于分不清楚現實和虛幻?

    扯里帖木兒瞧了瞧把安臺,又瞧了瞧在草原上鼎鼎有名的賢者思勤,然后才開口道:“鐵木真和扎木合當年還是結義的安答,兩個人都是英雄,可是草原雖大,卻容不下兩個英雄。

    楊兄弟,你有什么事情想要讓我們去辦,那就直接說吧,可是如果你是想從中勸和我們,那倒也不必了。”

    楊少峰呵呵笑了一聲道:“血帶來的仇恨,便只有血能洗涮,我尊重草原的傳統,不會輕易想著去改變什么。

    但是啊,從韃靼往東,從瓦剌往西,還有很多的土地,還有很多的部落和國家,難道把他們的土地變成牧場,把他們的人變成勞工,不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嗎?”

    扯里帖木兒瞧了瞧把安臺三人,然后才開口道:“楊兄弟,現在是需要大量的勞工嗎?”

    楊少峰點了點頭道:“越多越好,就算你們弄來十萬勞工都不嫌多。”

    指了指醉仙樓的外面,楊少峰又笑著道:“咱們現在拋開其他的問題,包括之前的那些摩擦,還有各自不同的意見,咱們光說說這個邊市城,它的出現對于草原是好處多?還是壞處多?”

    被楊少峰這么一問,扯里帖木兒和把安臺等人都愣住了。

    邊市城的出現到底給草原帶來了什么?

    如果往壞了想,如果沒有邊市城的出現,就算韃靼和瓦剌會互相攻伐,估計也不會鬧到現在這般無日不戰的程度,其他那些小部落更不會被逼抱團跟著麥鐸遠遁。

    可是如果往好了想,別管是韃靼還是瓦剌的牧民,哪個沒受到邊市城帶來的好處?鹽,鐵鍋,衣服,這些原本需要冒著生命風險去搶的東西,現在只要帶著牛羊就能換來,難道這不是好處?

    更別說楊少峰折騰出來的學堂——有了學堂,孩子就不用一直放羊,等長大了娶個媳婦再讓孩子放羊,自己更是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去劫掠。

    中原堂口的百姓知道讀書能改變命運,跟中原堂口斗了上千年的草原堂口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再換一個角度想想,沒有邊市城的出現,難道韃靼和瓦剌就能和平相處?那些小部落就不用被薅羊毛了?

    想想都知道是扯蛋的事情——韃靼和瓦剌原本就是世仇,雙方都恨不得對方去死,就算達不到無日不戰的程度,那些小的摩擦也從來沒斷過,更別說那些小部落了,無非就是以前被薅的輕一些,現在重一些而已。

    沉默了半晌之后,扯里帖木兒才點了點頭道:“邊市城的出現,雖然有一定的壞處,可是帶給草原的好處卻是更多,我們不能光看到壞處,卻看不到好處。”

    把安臺也開口道:“楊提舉開辦的學堂,給了孩子們一個讀書的機會,讓他們長大以后有機會成為書記官,不用再一直牧馬放羊,這就是改變了他們的命運,是楊提舉給了他們機會。”

    扯里帖木兒道:“我家太師說,無論以后草原變成什么樣子,楊兄弟這樣兒的大賢者都值得草原人尊重,如果有人敢不尊敬楊提舉,就是和韃靼部的所有人為敵!”

    自動忽略了扯里帖木兒的這些屁話,楊少峰呵呵笑了一聲道:“想必你們應該也知道,這邊市城準備再擴大一些,起碼要比現在大上五六倍不止。

    現在只是這么小的邊市城,就已經給草原帶來了這么多的好處,如果邊市城再擴大一些呢?

    像老扯和把安臺兄弟還有思勤和圖門吉日嘎拉兄弟,還有那些現在不在這里的頭人們,你們還用得著在冰天雪地里住帳篷嗎?我想是不用的,你們應該躺在燒著火炕的屋子里面,喝著酒,吃著肉,然后讓別人去放羊,而你們只需要指揮他們就可以了。

    而這,也正是我把大家都喊來的原因——邊市城要擴大好幾倍,需要的勞也就多了一些,光是煤礦上面的那點兒勞工,根本就不夠用啊~”

    扯里帖木兒拍著胸膛,叫道:“楊兄弟你說,要多少勞工,我回頭就告訴太師,組織人手去找勞工!”
彩票德国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