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林網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農門嬌女 > 第1234章 劣性不改

《重生之農門嬌女》 第1234章 劣性不改

    “不用開門,拿兩個饅頭從墻頭遞出去吧。”

    “是,姑娘。”

    許是外邊的乞丐婆子聽得了這兩句話,越發把門板拍的山響,嚷道,“快開門,我是你婆婆,我從北茅來,趕緊開門!”

    秋紋正好走下來,聽得這兩句也是驚了一跳,北茅來的?誰的婆婆?

    這院里只有一個劉穎待嫁,難道是四夫人?

    四夫人在福來縣做縣令夫人呢,怎么會變成乞丐婆子了。

    秋紋拿不準,又怕惹來更多人看熱鬧,就咬牙吩咐婆子和聞訊走出來的兩個小廝,“拿好棍子,開門。”

    兩個小廝立刻尋了木棍和柴刀,他們在林家也是被魔鬼教頭操練過的,上陣殺敵不成,對付一兩個普通人還不成問題。

    乞丐婆子很快被放了進來,但立刻被棍子和柴刀架上了,她嚇得腿軟,尖聲喊著,“我兒子是林仁林義,你們不能殺我!我是他們親娘!”

    秋紋驚得差點兒跳起來,她進林家的時候,年歲還小,一直在京華堂,倒是沒見過本家的三夫人,但可聽說過她的事。這個人在林家不討喜,又偏偏是小主子的娘…

    她想了想就道,“把她先帶去廂房關著,然后去尋佳少爺,請佳少爺做主。”

    兩個小廝應了,一個關人,一個撒腿就往外跑。

    劉穎姐妹在屋里聽得的動靜,剛要出來就被秋紋堵了回去。

    林佳在萬向樓整理圖書,這么久也才整理一層樓,正是打算年輕吃點兒辛苦,把二樓也整理好的時候,突然有小吏進來稟報。他出去一看,小廝已經在外邊轉了半晌了。

    “少爺,你總算出來了。家里出事了,不,是劉家院子出事了。”

    小廝說了一半見主子變了臉色,立刻明白說錯了,立刻改正,竹筒倒豆子一般交代清楚,“有個乞丐婆子來了劉家院子,說是林仁林義的娘。秋紋姐姐不敢做主,讓小的來尋您拿主意。”

    三伯娘?

    林佳緊緊皺了眉頭,下意識不喜。但涉及到兩個哥哥,又是在即將成親的檔口上,他也不好決定,就攆了小廝,“你去尋義少爺,請他去劉家小院兒,我去尋仁哥。”

    “是,少爺。”

    主仆兩個分頭行動,倒也順利,林仁林義都在鋪子里,齊齊趕到劉家小院兒門口的時候,兄弟倆的神色都是復雜難言。

    林佳也是對哥哥深表同情,低聲勸道,“還是先見個面兒,問清楚再說吧。”

    兩人無奈點頭,東廂房里,王燕已經洗干凈了手臉,只是沒有換衣衫,但顯見是餓的狠了,屋里的點心被她吃個精光。

    林仁林義進來的時候,她嘴里正塞著最后兩塊綠豆糕,有些干澀,端著茶水不等喝,母子三個就打了照面兒。

    王燕一急,抻著脖子想要把綠豆糕咽下去,卻直接噎到了嗓子里,于是死命的敲著胸脯,那模樣很水癲狂。

    即便過了多少年,兒子總是識得親娘的。

    林仁林義直接闖進去,一個拍背,一個喂水,好不容易把親娘救活了。

    王燕抓了他們的袖子,放聲大哭,“嗚嗚,總算找你們了,我差點兒就凍死餓死了。你們兩個沒良心的東西,自己過富貴日子,老娘都要死了,也不管一管…”

    林仁林義本來見親娘這么狼狽,還有幾分心疼,聽得這話,兩人對視一眼,就扯了袖子退到了一邊。

    王燕后知后覺,哭了半晌才發現,她立刻就心慌了,嚷道,“你們這是做什么,難道要不認我?你們可是我肚子里爬出來的,你們忘恩負義…”

    “娘,”林仁皺眉,應道,“當初家里遭難,你可是主動求的下堂,而且家里給了你不少金銀和鋪子。論起來足夠你養老了,你如今這般找來,到底是為了什么?還是說清楚的好,否則我們就請爹或者爺爺過來了。”

    “不要!”

    提起林大河和林老爺子,王燕立刻嚇的白了臉,一是沒臉,二是害怕。林家如今可不是北茅的小門小戶了,她耍賴要兩個兒子如何還成,但面對林大河和林老爺子,她絕對不敢。

    “我…我也不想如何,就會想跟在你們身邊,有口飯吃就行。”王燕說的可憐兮兮,轉而想起什么又哭道,“嗚嗚,你們外公把我的點心鋪子占了,銀子也都讓你外婆借去了。他們還要把我嫁給一個瘸子,我實在沒辦法才跑出來。嗚嗚,誰都欺負我…”

    林仁林義對視一眼,都是無奈之極。

    他們想過王家不是好東西,卻沒想到會做到這般地步。如今倒是有些棘手,留下王燕,家里那邊沒法交代。不留下她,也不能當真就要她流落在外,乞討為生。

    說到底,她千錯萬錯,唯一作對的就是生了他們出來。

    “你先吃點兒東西,換套襖裙,其余的事再商量。”

    林仁扔下一句就帶了弟弟出門,王燕見此也不敢再鬧,老老實實裝好人。

    林仁林義同林佳一起商量,最后還是不敢同老宅,只能請了林大河過來。

    林大河路上就聽說了原委,臉色也是黑的厲害。他二話不說就讓人把王燕塞進了馬車,林仁林義到底不能不顧親娘的死活兒,就上前問道,“爹,您準備怎么安排?”

    林大河嘆氣,扯了兩個二兒子到一旁,低聲道,“你們爺爺奶奶年紀大了,知道這事怕是要惱怒,不能讓他們知道。你們只管準備成親就好,其余也不用你們惦記。她總是你們親娘,不好流落,被有心人利用,說不得還要給家里遭禍。我找個院子,派兩個人照顧著,不缺吃穿就是了。咱們家多養一個人,還不犯愁。你們也別多心,只管忙自己的就是。”

    林仁林義這才放了心,這般處置最好,他們也不必記掛了。

    “謝謝爹。”

    林大河擺擺手,跳上車轅,很快就走掉了。

    林仁林義不好立刻走掉,又返回小院兒同林佳說了一會兒話,結果林大河又讓人送了很多東西過來。布匹首飾之類,顯見是因為王燕闖門,給之媳婦兒賠禮壓驚了。

    林佳代劉穎接了,也不好多留,兄弟三個很快就走了。

    秋紋想著劉穎要進門,不好一點兒不知道,就私下說了幾句,劉穎倒是大方,笑道,“因為這么點兒事,還得這些好東西,算起來,倒是我平白發了一筆財呢。”

    秋紋聽得笑起來,歡喜家里少爺們運氣真好,尋得少夫人們都是大氣又心善…
彩票德国赛车